什么地腐烂(什么地腐烂填空)

本文有1603个文字,大小约为8KB,预计阅读时间5分钟

小说:男子全身奇痒,渐渐开始腐烂,神医:喝一升童子尿就行

闻言,李骁丝毫没有慌张之色,反而微微一笑。

“你放在我茶中的东西,是不是腐皮草的提取物?”

黄维一听,大惊失色,“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”

就在这时,护士脚步急促地回来了,手中拿着检查报告。

“怎么样?”

王院长等人急忙上前问道。

“肿瘤消失了,而且身体比之前更加健康,血管就像年轻人一般柔软,简直不可思议!”

护士将报告交给王院长,语气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王院长仔细地翻看了报告,脸上的震惊之色难以掩饰。

“这不可能!如果是真的,简直就是医学奇迹!”

他猛地抬头,看向李骁的目光,仿佛在看一件稀世珍宝。

李骁被院长盯的都有些不好意思了,这时,他把目光转向一旁呆若木鸡的黄维。

“黄主管,你可以履行诺言,滚蛋了。”

李骁冲着他道。

黄维眼珠子轱辘一转,冷哼一声,“臭小子,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?不出一分钟,你体内的毒性就会发作,全身溃烂,痛不欲生!”

“真的,我怎么这么不信呢?”

李骁耸了耸肩,笑着道:“那你有没有感觉到,身体开始发痒呢?”

话音刚落,黄维的脸色骤然一变,瞬间感到全身各处奇痒无比,仿佛亿万只蚂蚁在爬动。

“啊——”

他惨叫一声,滚落在地上。

“臭小子,你什么时候给我下的毒!”黄维的眼神恨不得杀了李骁。

“呵呵,我早就发现你在我的茶水中下了毒,我不但没喝下毒药,还把它还给你了。”

李骁的表情贱贱的,“不用谢我哦。”

黄维气得恨不得当场吐血三升,连忙从口袋中取出解药,一口吞了下去。

他狞笑道:“我自己下的药,你以为我会不准备解药?姜还是老的辣!”

李骁突然拍了一下额头,“哎呀,我忘了告诉你,你的毒药被我小小地改动了一下,原本的解药恐怕不好使了。”

闻言,黄维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尽。

一股奇痒袭来,他痛苦的满地打滚,疯狂地用手抓挠,不一会儿,身上便都是血肉模糊。

那些血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变红,发紫发黑,很快,便形成一处处恶心的溃烂。

“是我有眼无珠,李兄弟,哦不,李大哥,救救我!”

黄维跪在李骁面前,不停地磕头,额头磕破了,迅速地溃烂化脓。

围观的护士们,包括童菲儿在内,看到这个恐怖的场景,一个个俏脸都变得惨白。

王院长见状,于心不忍,求情道:“黄主管下毒在先,的确罪大恶极,我立刻就会将他解雇,还请李兄弟高抬贵手,不要弄出人命,不然会影响到本院的声誉。”

“这么轻松就饶过他?那可不行。”

李骁嘲讽地笑了,“你还要对所有医院发出消息,以后这个垃圾,不能再行医救人,他不配!”

“我答应你。”

说罢,王院长便吩咐助手,发出消息。

李骁的面容这才有所松动,对黄维道:“这毒很容易解,只需要取三升童子尿,两升用来擦拭全身,一升尽数喝掉,即可立刻止痒。”

王院长等人立刻命令人去取童子尿,还好医院设有儿科,三升童子尿不一会儿就取来了。

黄维顾不得骚臭,抱起罐子,咕咚咕咚地喝起来。

喝了两口,他实在忍不住那股骚臭,哇哇地大口吐了出来,连胆汁都要吐没了。

但为了活命,他只得硬着头皮,捏住鼻子,一鼓作气地把尿喝光光。

“哎呀,真是太恶心了!”

“不行,我要吐了……”

几个围观的医生差点恶心得吐出来。

看着黄维喝光了一大罐尿,再把童子尿涂遍全身,李骁差点绷不住笑出来。

他随口胡扯,没想到黄维这个大傻叉还真信了。

他取出一根蚕丝针,反手一挥,带着解药的蚕丝针刺入他的体内。

“哎,搞定,回去睡大觉咯!”

李骁看够了戏,拍了拍手,惬意地大步离开。

……

因为李骁治好了赵主任,医院非常顺利地拿到了那笔医疗器械补贴款,甚至比原先申请的数额还要多出一倍。

王院长把李骁当成活宝,给他加了工资,头衔从临时工变成了特聘专家。

“妈的,那个姓李的何德何能,不过是个没有背景的屌丝,连正经大学都没上过,凭什么职位比我高!”

副院长办公室内,周庄一脸忿忿地道。

他对面的办公椅上,坐着一个大约五十岁,面色阴狠的中年男子。

这人正是周庄的父亲,也是医院的副院长,周链。

他弹了弹烟灰,沉声道:“这小子的存在肯定会影响你的前途,我会想办法把他搞下来,你只需要搞定童菲儿就行。”

顿了顿,他接着道:“她是童氏集团的千金,这次不知道为什么隐瞒身份低调地来到我们医院实习,你若是能娶到她,便可以踏上更高的社会层次。”

周庄一脸自信,“爸,你放心,凭我的长相和学历,追到她绝对没问题。”

周链掀起眼皮,凝视着儿子,“呵呵,你别太自信,据说这丫头恃才傲物,心性很高,她家里给她介绍了不少富家子弟,全被她赶跑了。”

周庄想了想,眼神忽然变得邪恶起来,“实在不行,我就用点手段,等生米煮成熟饭,还怕她不从?”

说完,他便拿起手机,在工作群里发出一条消息。

此刻,主管办公室内,李骁刚从病房巡视回来,便看见童菲儿看着手机,然后一声欢呼——

“晚上周医生请客去酒吧玩,你也一起去吧!”

“不去。”

李骁干脆利落地拒绝。

“切,扫兴!”童菲儿嘟囔了一句。

她满脸不爽,凭她的身材样貌,通常都是男人邀请她,今天她第一次邀请男人出去玩,居然被这么直接地拒绝。

可恶!

“他不想去,你就别勉强他了,毕竟酒吧是个花钱的地方,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消费得起的。”

不知何时,周庄出现在门口,鄙夷地看着李骁。

李骁笑了笑,好一个周庄,看似是在替他解围,其实嘲讽他是个穷光蛋,顺便抬举自己有钱。

这时,几个年轻的小护士已经换了便服,各个打扮得花枝招展,挤在办公室门口。

“李医生,一起玩嘛,正好彼此熟悉一下。”

抵不住几个小姑娘的软磨硬泡,李骁无奈地摊开双手,“好吧。”

“那我先去换个衣服。”

童菲儿摆摆手,去了更衣室。

不一会儿,她换好衣服回来,两个护士忍不住发出感叹:“哇,童姐,你真美!”

童菲儿将头发放下来,一头黑发如海藻一般飘逸,玲珑有致的身躯包裹在黑色的紧身裙中,腰肢盈盈一握,更衬得那对身材丰盈诱惑。

周庄眼睛都看直了,眼睛盯在她的胸上面,恨不得把眼珠子都贴上去。

过往的病人也不由自主地看向她,流露出向往的神色。

“哇,童姐,你的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!”

一名与童菲儿交好的护士,娇呼了一声,抬手在她的身上摸了一把,“手感真好!”

“臭丫头,说什么呢!”

童菲儿的脸颊飘起一抹红晕,嗔骂了一句,将领口往上提了提。

转载文章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上海苗木信息网,仅在为您分享好文章,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shqsjxsb.com/article/32530.html
怎样开椰子(怎么样开椰子又好又快)
« 上一篇 上海苗木信息网
薰衣草什么时候播种(薰衣草什么时候播种)
下一篇 » 上海苗木信息网